第67章 不可直視不可描述不可名狀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永久vip無縫瀏覽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待到吳剛三人都清醒過來,安影給科林城的聯合議會打了個電話,讓他們派人來接下吳剛三人。

    吳剛三人像做錯事的孩子,默默地跟在安影身邊,一起等待聯合議會的人來接他們回北江城。

    黑暗空間的邊緣,李俊杰失魂落魄的雙眼稍微恢復了些許光彩。他掃了眼和安影待在一起的吳剛三人,猶豫了下,起身朝他們走去。

    看到李俊杰朝他們走來,吳剛三人皆是如臨大敵,因為他們知曉這人可是讓整個小鎮陷入錯亂時空的危險人物。

    安影示意吳剛三人不用輕舉妄動,他眼神冷漠地斜視著李俊杰,沒有給予正眼。

    面對安影的漠視,李俊杰揉了揉他哭紅的眼圈,倔強地向安影宣誓:“我要證明我不是只會逃避的廢物!”

    安影心神一動,但他表面還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哦,那你去證明吧。”

    他們兩個之間的對話聽得王曉柔三人云里霧里的,不知道他們是在說什么。

    見安影還是不肯正眼看他,李俊杰繼續道:“我要向你證明,我也可以努力和上進,靠我自己的雙手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三分鐘熱度,嘴上說說的,沒個幾天就消了。”安影的嘴是真的毒,毫不留情地揭李俊杰的痛處。

    “這次一定不是三分鐘熱度,一定!”李俊杰眼神直勾勾地盯著安影,他希望安影能相信他的決心。

    安影敷衍地回了句:“那很好,你回去后好好找份工作吧。”

    一說起找工作的事,李俊杰雖然已經看清他需要從最底層開始做起,但他還是失落道:“可是我現在除了這個能力,什么也不會……”

    “那是你的事,與我無關。”安影語氣冰冷道。

    看了眼安影身后的吳剛三人,李俊杰咬了咬牙:“我……我看你們好像是一起的,我……我能加入你們嗎?”

    一聽李俊杰說要加入他們,安影的內心笑了,他其實很滿意李俊杰的能力。但他表面還是冷漠道:“我們這種三流組織可不敢收你。”

    “請你給我一次機會,在你的點醒下我真的認識到以前的我是有多愚蠢,我以后一定會加倍努力,不去亂抱怨,至少在做心覺者方面,會朝著最頂尖的那一批人發展!”

    李俊杰說話的聲音很是誠懇,他希望安影能給他一次證明他可以努力的機會。

    安影聞言,不再側著身子斜眼看李俊杰,而是轉過身正視李俊杰:“你就不擔心在我這里,你也要受到壓榨嗎?”

    “我相信能跟我說出那些話的人絕不是這種人,就算是,我也情愿跟著你!”

    李俊杰的眼神很是堅定,既然上一份工作他沒有好好努力,至少跟著安影他要好好證明自己!

    安影沉思了會兒,道:“你可以跟著我做事,但需要考察一段時間,你等會跟著他們三個回北江城做下登記。”

    雖然安影說需要考察,但李俊杰還是很開心:“謝謝你愿意收留我!”

    吳剛聽完他們之間的對話,湊上來好奇道:“又有新成員了?”

    安影瞪了一眼好了傷疤又開始亂跳的吳剛,轉而看向王曉柔:“盲女小姐,你給他介紹下我們組織的成員,順便把心覺者聯盟的一些需要注意的相關事項跟他說一下。”

    王曉柔聞言,立即答應下來,并為李俊杰介紹他們的組織。

    李俊杰用心聽著,只為能早一日讓安影忘卻他以前不堪的形象,并認同改變后的他。

    吳剛也是在一旁聽著,聽完后,一向最活躍的他突然道:“我們都有各自的行動代號,你也應該給自己想一個才對,最好和你的末那識有關!”

    吳剛的話語吸引來了安影的目光,他也想看看李俊杰會取什么代號。

    在眾人的注視下,李俊杰想了好久,才道:“時光徘徊者,這個可以嗎?”

    吳剛附和了一句:“可以,聽起來很有神秘感!”

    王曉柔和林楓亦是點了點頭,覺得李俊杰的這個代號取得還不錯。

    看到李俊杰在慢慢融入心覺者聯盟的團隊,安影心里也很高興。就在他剛準備看下時間,他的心臟忽然咯噔一跳,后脊背也是一涼,像是有什么東西盯上了他一樣。

    他下意識地回頭一看,除了夜色下空空如也的小鎮,什么也沒看到,這讓他不由皺起了眉頭。

    可是馬上,他就發現他沒發現任何怪異事物的雙眼莫名刺痛,一絲絲血絲在他的眼白處顯現,如交錯縱橫的樹根蔓延至眼球。

    嘭!

    渾身一顫,安影的雙眼在莫名的刺痛下瞪得老大,一點點地溢出血淚,那模樣好不滲人。

    王曉柔最先注意到安影的異狀,可是當她轉向安影所朝向的方向時,她的雙眼亦是和安影如出一轍,溢出了滲人的血淚。

    吳剛、林楓、李俊杰三人見狀,皆是疑惑地看向突然呆站在原地不動的安影和王曉柔。

    馬上,他們三人的雙眼也是不由自主地溢出血淚。

    莫名的時間之力扭曲,似是有什么東西降臨到了這個小鎮,安影一行人前方的街道當即塌陷出一道深坑。

    深坑所造成的巨響當即讓安影回過神來,他擦了擦眼角的血淚,拍醒發呆的王曉柔四人,招呼他們跟他一起轉向逃跑。

    然而他們還沒跑出多遠,安影只感覺他的腹部一陣絞痛,整個人就倒飛了出去,并撞壞了一個建筑物的玻璃窗。

    眾人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安影怎么跑著跑著就倒飛出去了?

    但馬上,他們三個也是在沒看清是何人出手的情況下橫飛而出,狼狽地摔倒在街道的各處。

    到底發生了什么?為什么他們什么也沒看到,也沒感覺到,就這樣被人拍飛了?

    他們懵了,眼前所發生的一切已經完全超出了他們認識的范圍。他們明明是心覺者,卻像是電影里的普通人遇到看不見的厲鬼一樣,眼里流露著驚懼之色。

    這時,渾身閃爍著雷光的安影從建筑物里狂奔而出,他身后的建筑物也是在吳剛他們驚恐萬分的注視下頃刻間崩塌。

    看到他們這個時候還發傻,安影立即呵斥了他們一句:“還發呆,再不跑都得死在這里!”

    眾人聞言,也是強壓下對未知的恐懼,緊跟上安影的步伐。

    而他們的身后,像是有頭連心覺者都會害怕的猛獸在追趕,橫沖直撞,不斷地破壞著小鎮上的一切事物。

    吳剛看到身旁的電線桿轟然倒塌,險險躲過的他看向最前方的安影,喘著粗氣道:“安哥,追著我們的到底是什么?明明我們什么也沒看到,什么也感受不到,這太可怕了!”

    安影也是心悸道:“我也不知道,但剛才短暫的接觸,我能感覺到追趕我們的詭異存在的氣息和李俊杰的時間末那識很像,李俊杰,你知道我們為什么會被追趕嗎?”

    李俊杰搖了搖頭,他也不知道。

    在他們說話間,他們前方的街道忽然崩裂出一道缺口,像是有什么東西赫然從中鉆出。

    安影見狀,急忙轉向,朝后方跑去。王曉柔他們亦是同時轉向,朝不再有事物毀壞的后方狂奔。

    各種事物被撕碎的聲音繼續在他們的身后響起,而且離他們愈來愈近。

    “安哥,這樣跑下去也不是辦法啊,我們要被追上了!”

    有些承受不住被詭異存在追趕的莫名壓力,林楓對著安影大喊道,希望他能想些辦法。

    安影倒是想有辦法,他此刻也承受著莫名的壓力,以及對詭異存在的恐懼。他的大腦飛速運轉,試圖在最短的時間找到化解危機的方法。

    所有人都無法發現是什么在追趕他們,也無法辨認詭異存在的具體位置,他們只能根據周圍被破壞的可見事物來判定他們和詭異存在間的距離。

    這個時候,王曉柔開啟了盲女之眼,試圖從黑暗視界中洞悉那詭異的存在。

    撲通!

    王曉柔的心跳驟然加速,她明明沒有將雙眼對向后方,也沒用盲女之眼看到任何事物,但她的雙眼還是不受控制地溢出血淚。

    一旁的安影發現她的行為,趕忙開口制止她:“快停止用你的盲女之眼窺視那個詭異存在!”

    王曉柔沒有關閉她的盲女之眼,她只是喃喃自語道:“為什么我的盲女之眼什么也看不到,還是會被刺痛?”

    注意到王曉柔眼中的血絲愈來愈密集,安影繼續制止她道:“那是個不可直視的怪物,在沒弄清他的身份前,不要用你的盲女之眼窺視他!”

    王曉柔執拗地繼續使用她的盲女之眼:“可是不看清他,我們怎么逃出他的手心?”

    見王曉柔不聽他,安影為了她不會因為直視那詭異的存在而死,決定先打暈她。

    但下一瞬,他整個人就像是被什么東西壓住了一樣,身體不受控制地被按得跌倒在地。

    咳咳咳……

    雙手死死地抵住某種他看不到的東西,安影感覺他如果不這么做,他就會被壓成肉餅。不過他為了不因為直視詭異的存在而流血淚,他也是緊閉上雙眼。

    “安哥!”

    王曉柔驚慌失措地捂住小嘴,這一刻她好像感知到了什么。就像之前感知靈體人林楓的靈魂體一樣,她什么也看不見,但卻能真實感受到有什么東西在壓著安影。

    一旁的吳剛一行人想要助安影脫困,但他們還未接近就被詭異的存在拍飛向遠處。

    王曉柔看到身邊的人一個個被詭異的存在擊倒,她更加堅定要看清詭異存在真面目的決心。

    一邊將第六感意識的感知能力提升到極致,王曉柔一邊將她的盲女之眼能力催動到極致,試圖突破極限看清到底是什么在壓制安影。

    她雙眼中的血絲愈發得密集,當她的眼白完全被滲人的血色所充斥,第六感意識和末那識都發揮到極致的她好似突然頓悟了什么,出現了某種奇特的轉變。

    黑暗視界中,一個完全超脫她理解的恐怖怪物壓著熱成像圖形態的安影映入她的眼簾。

    以她目前的認知,已經完全無法用言語來描述眼前看到的詭異存在。那詭異存在不可名狀的扭曲身軀,不斷地刷新著她對恐懼的理解。

    眼中的血淚越流越多,王曉柔的耳朵、鼻子、嘴巴亦是相繼溢出殷紅的鮮血,她的身軀也是莫名地綻開一道又一道滲人的傷口,整個人逐漸進入了神志不清的狀態。

    越是看這個不可直視、不可描述、不可名狀的詭異存在,王曉柔越是接近瘋癲的邊緣,她的表情亦是崩壞掉,在一旁癡呆地傻笑著。

    在這個關鍵的時刻,奮力抵抗的安影化為一道驚雷,從詭異存在的身下脫困而出,當即用電流刺激醒失神的王曉柔。

    給不遠處受傷的吳剛三人使了個眼神,安影就抱著因直視詭異存在傷痕累累的王曉柔朝另一個方向遁去。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安徽的快三今天的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