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劍環斷霞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永久vip無縫瀏覽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瘦高蒙面人見自己的懇求直接被秋懷慈拒絕了,一愣,即兒,聲音轉冷,淡淡地道:“秋山主,你就真的不給我們一條活路嗎?”

    秋懷慈點點頭,淡然道:“是!”

    瘦高蒙面人哼哼一聲,身影數閃,側面迂回,沖到秋懷慈的近前,鋼刀上撩,就削向了秋懷慈的后腦,沖著同伴厲聲呵斥:“還傻愣著干嘛,還不一起動手,難道你們活膩了,想要等著別人來殺了你們不成?”

    那些蒙面人聽得首領的呵斥,回過神來,棄了自己先前的對手,揮舞兵器,紛紛沖向秋懷慈與龍天音,圍攻秋懷慈與龍天音兩人。

    秋懷慈道:“憐兒,這些狗賊就給你練練手了!”言畢,拽住龍天音的衣袖,身影一閃,就跳出蒙面人的包圍,閃身站在了天音宗的諸位弟子的跟前。

    上官憐兒應諾一聲,手臂一揮,紅影一閃,掌心便多出了一把寶劍來,那寶劍造型很是奇特,就像一把三尺來長的尺子,劍尾劍沿乃是圓弧,持之不會割手傷手,劍頭就像被折斷一般,乃是方形,沒有劍尖。

    上官憐兒的這把佩劍名曰“斷霞”,是師父送給她的出師禮物,乃是秋懷慈用自己珍藏的三件法器方才自昆侖墟百折仙子那里兌換來的一把寶劍,寶劍劍藏靈持,靈性無比,鋒利之極。

    上官憐兒手持“斷霞”,飛身前沖,快若流星,待得身子穿過一群蒙面人,紅光一閃,便有幾個蒙面人被“斷霞”割斷了喉嚨,鮮血飛濺,自空中墜落,摔在了地上。

    其實,那些蒙面人的本事并不輸于上官憐兒多少,只是他們的注意力都在秋懷慈的身上,對上官憐兒一個俏姑娘混不在意,心生輕慢,結果一交手,被上官憐兒占了先機,所以,才吃了虧去。

    瘦高蒙面人見上官憐兒身法快捷,手持怪劍,心中一凜,不敢大意,連忙叫道:“布陣!”

    所有的蒙面人嗻了一聲,身子一閃,背靠著背聚攏在一處,站成了一個圓圈,人人面朝圈外,手持佩劍,結成了環形劍陣。

    蒙面人結了劍陣之后,便從左至右,開始移動步法,步法移動越來越快,待得快到極致,天空之中,除了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劍環,那里還能看見一絲蒙面人的身影來。

    巨大劍環便似一個飛旋的碟子,碟子邊沿就是劍刃,劍刃閃爍著寒芒,端的銳利冷冽,殺氣騰騰。

    上官憐兒見到蒙面人結成的劍環,眉頭一蹙,神色冷凝,傾盡全力,加持劍靈,暗自念了一個咒語,“斷霞”寶劍登時變長了數倍。

    劍環在空中旋轉著懸立了幾息時間,劍環閃爍,飛碟一般,嗖的一聲,劍環就旋轉著飛向了上官憐兒,橫斬上官憐兒的腰肢。

    上官憐兒站在原地,眼神追蹤著劍環的動向,等到劍環殺到近前,雙手持劍,手臂舉起,“斷霞”一劈,斬在了劍環之上,噹的一聲巨響,火花四濺,她與劍環登時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給震得各自后退了幾十丈遠,方才穩住了身形,而她們懸立了幾息時間,身子一閃,又殺向了對方。

    上官憐兒揮舞“斷霞”,空中劍影幢幢,劍氣激蕩,氣勢如虹,劍影時而行成了扇行,時而形成了菱形,時而一字排開,但大多數時候,卻只是一把本劍而已,與敵格殺。

    而蒙面人組成的那劍環劍陣,劍環時而變大,鋪天蓋地;時而變小,小如指環;劍環就像被一只無形的巨手拿著似的,劈、削、斬、剁、撩,攻殺方式花樣百出;或者前沖,或者側擊,或者又來一個回旋鏢,有時,劍環又突地豎立起來,橫著旋轉,一陣橫滾,轉成了一個劍球,砸向了上官憐兒,戰術真是變化多端,渾圓自如。

    上官憐兒與蒙面人組成的劍環時左時右,時東時西,在云端之上,在山根之間,你來我往,或進攻或避讓,又或者二方撞在一起,一陣硬杠,但是,不管如何打斗,雙方皆是妙招迭出,各盡豈能,一時,斗得的好不精彩激烈。

    龍天音嫣然一笑,夸道:“秋山主,你真是授徒有方,令徒小小年紀,就有如此修為,足忝一流高手之列,真是后生可畏啊!”

    秋懷慈點頭一笑,道:“天音仙子,我雖然教的不錯,但是,終究還是此子爭氣,我這徒兒賢良純正,心胸博大,不但模樣俊俏,更兼天賦異稟,悟性奇高,而且,還非常的勤奮刻苦,此等人物,假以時日,不是自夸,真是前途不可限量啊!”

    龍天音一笑,點了點頭,瞅著空中正在與敵搏殺的上官憐兒,突地心有所悟,登時明白上官憐兒何以能夠如此優秀了,因為一個師傅可以當眾夸贊自己的徒弟,而且,不吝溢美之詞,一個徒弟能夠得到師父如此的嘉許與欣賞,她在學習的時候精神能不放松嗎?修行的時候能不刻苦嗎?

    嚴師出高徒,這句話很有道理,但是,大家在理解這句話的時候,理念卻出現了偏差。有些師父所認為的嚴,就是在弟子的學習上,用鞭子抽,棒子捶,暴力逼迫,如此這般,弟子就會成才。其實不然,所謂嚴師,其實指的乃是師父在教學的方法上,不是棍棒,而是對待弟子學業的祥加監督與責任。師父要想讓弟子成才,最重要的是學習上的善于引導,善于教授,能夠讓弟子心情愉快,熱情地學習,讓弟子樂于學習,勤于學習,盡量挖掘開發出弟子們的天賦與潛能來。讓弟子們在人格上、精神上、智力上、見識上、生存與生活技能上,能夠成為一個健康的優秀的人。

    讓弟子在對待學習的態度上,變得積極樂觀,勤于學習,老師除了引導與糾錯,還要時時肯定獎勵弟子的進步,稱許夸贊弟子的優點。

    人才不是棍棒打出來的,其實,人才是耐心、愛心引導挖掘出來的,更是舌頭夸出來的!

    上官憐兒還在空中與蒙面人血拼著,一會,蒙面人又再一次變陣,劍環又再一次變小,小到一個盤子般大,蒙面人想要縮小身形,遁入虛空,影身殺敵。

    上官憐兒見狀,默念咒語,祭出飛劍,“斷霞”脫手,射向了劍環,“斷霞”待得迎上了劍環,突地衍生出無數的分身來。

    那些“斷霞”的分身,轉瞬,變得柔軟起來,就像飄帶一般。幾息時間,這些紅色的飄帶,就包圍了劍環。飄帶圍著劍環自左至右,不停地飄舞,就像繩索似的勒向了劍環。

    飄帶一面攻殺劍環,一面變身,千萬跟飄帶開始一根銜接一根,一眨眼的功夫,所有的飄帶,便連接成了一根飄帶,這根飄帶長出了天際,飄帶裹住了劍環,不停地向內收縮,囚籠一般,鉗制壓縮著劍環的運動空間。

    那個與蒙面人一伙的曾經在山下望風的美貌少女,待得秋懷慈現身,神色一凜,暗自心驚,知道形勢與己方不妙,料難取勝,便暗自生了退意,只因高手在側,不敢妄動,此刻,她趁著大家都被上官憐兒與蒙面人的打斗給吸引住了,暫時沒有注意到她,她便挪動腳步,不著痕跡地慢慢后退,待得退到了安全的距離,便想要轉身逃跑。

    秋懷慈瞥了一眼那個與蒙面人一個陣容的少女,問道:“天音仙子,我徒弟修為尚淺,卻能跟這些蒙面人打成平手,可見這些人的本事也不過偶偶,你乃是大乘功法,卻遭到他們的逼迫,想必你定是遭人暗算,先行受傷所致吧?”

    龍天音目光冷冽地瞪著那個站在蒙面人一邊的少女,秀眉緊蹙,臉色陰沉,點了點頭,恨恨地道:“秋山主,想必你也猜到了,現在與賊人站在一起的那個女人,乃是我的一個愛徒,沒想到她自甘墮落,不知廉恥,居然與賊人攪在一起,喪心病狂,背叛師門,昨日她潛入我的寢室,偷了我的法器,還偷襲了我,打傷了我的經脈,害的我功力減半,否則,就憑這幾個毛賊,怎么能夠傷得了我!”

    秋懷慈想起了當年歷山背叛師門,勾結端木世家,差點覆滅天守之事,他至今想來也是恨恨不已,其意難平,所以,他此生最恨之人,莫過于那些忘恩負義,卑鄙無恥之徒了。

    秋懷慈道:“天音仙子,既然你的徒弟心術不正,放她下山定會為禍他人,我現在就將她擒拿,你將她武功廢了,我再將她帶去天守,好生看押,不知你意下如何?”

    天音宗的這個背叛龍天音的弟子叫夕草,乃是龍天音的小徒弟,其人伶俐乖巧,心思深沉,很會來事,甚得師父與師姐們的歡心,平時被大家寵溺慣了,性子慢慢變得驕橫自私,是非不分,沖動狂妄,冷血兇惡。

    夕草心性不好,偏生天資聰穎,是一個修武的奇才,她的本事在宗內可算是出類拔萃,只有龍天音能夠制住她,可惜,現在龍天音身受重傷,一時也奈何不得她。

    龍天音恨極了夕草,見秋懷慈愿意代她出手抓捕孽徒,自是一百個愿意,連忙點點頭,淺笑著道:“那就有勞秋山主了!”

    秋懷慈瞅著夕草,身子一閃,便向夕草飛去。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安徽的快三今天的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