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六十二章 司馬光與王安石(苦求收藏和推薦票。)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永久vip無縫瀏覽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張斌放眼望去,發現這條集市真是琳瑯滿目,生活所用各種物品應有盡有,商鋪和攤位密密麻麻,人流如織。

    而讓小金子突然醒來,卻是因為這還是一條美食街,各種張斌見過的,沒見過的,聽過的,沒聽過的食物都散發著誘人的香氣。

    虎頭在張斌身后吞咽口水的聲音和小金子輕輕叫聲此起彼伏,就沒有停過。

    即使是一直面無表情的蛇奴眼睛中都有了波動,有了進食的欲望。

    “想要啥都買,想吃啥就吃。”張斌一把將爬起來準備跳出去的小金子抓到自己手中,一邊愜意的擼‘貓’,一邊暢快的放出豪言。

    ……

    ……

    半個時辰后,扛著大包小包的虎頭打著飽嗝,竹娘偷偷的揉了揉肚子,蛇奴嘴上還有油膩,張斌自己也是撐腸拄腹,而小金子已經撐圓了肚皮,爬在竹娘肩膀上曬著太陽,呼呼的又睡著了。

    這個時候張斌一行才逛完了半條集市,不過越是靠近大相國寺,一些古玩、瓷器、銅器攤位店鋪越來越多,還出現了一些賣盆栽綠花和小鳥、蟈蟈,甚至還有賣貓賣狗的,簡直就是一個古版的花鳥蟲獸市場,讓張斌也算是小開眼界了。

    “那些貍貓也好可愛……不過還是小金子可愛。”雖然肩膀上有小金子,但竹娘看見一個賣貍貓的攤位,還是禁不住放慢腳步多看了兩眼,比較了一下籠子里面小貓和肩膀上小金子的區別。

    張斌對這些卻沒有興趣,他已經向一家門面非常大的雜貨鋪走去。

    最近皇帝和宰相,朝廷上下的重心都在均輸法的爭議上,張斌既然已經準備踏足朝堂,這些事情豈能不關注,所以今天游覽相國寺是一方面,順便調查一下市場也是主要目的。

    王安石變法其實是對風燭殘年的北宋王朝點燃最后一把火焰,張斌記得在一本書上看到過,王安石變法曾經被財經作家吳曉波稱為古代東方經濟變革的最后一次探索,此后經濟變革的嘗試將轉移到大西洋右岸的歐洲國家。

    而均輸法是王安石變法中非常重要的一步,但在實際歷史上雖然強行推行,但在落實過程中根本就沒有落到實處,反而又滋生出了一堆貪官,成為最后變法失敗的最大破綻。

    這幾天張斌對均輸法也是認真思考過,按照王安石所言,所謂均輸法,最要緊的其實就八個大字:徙貴就賤,用近易遠。

    但在張斌看來,其實就是對經濟制度的改革,目的是通過官控的手段,調節供求關系、平抑物價,以打擊富商大賈,減小貧富差距。

    可問題是,富商大賈背后全是權貴官員,而這些人布滿了整個朝廷,即使有天子大力支持,但關乎到切身的利益,若沒有恰當的辦法,單純強制去推行,其實早已經注定會失敗。

    張斌在后世的時候在國企待過,在官場上也是主抓過市場經濟,很輕易便將均輸法思之通透。

    不過他深知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特別是這種經濟制度的落實,不管初衷和大的方針制度有多好,但若沒有注重細節,不注重方法,推行起來往往會被變形走樣,畢竟自古以來再好的經也會被歪嘴的和尚給念“邪”了。

    ……

    ……

    就在張斌深處市場一線調查均輸法的可行之道時,皇宮崇政殿中新舊兩黨圍繞均輸法進行了變法以來最為激烈的交鋒。

    韓琦糾集大批舊黨大臣、宗族乃至后宮太后和太皇太后一起反對變法,這些天皇帝的桌案上彈劾王安石和均輸法的奏折已經不少于一百份。

    崇政殿中,宰執、兩制,決定大宋國策的十幾位重臣分成兩派,進行著精彩的辯論,“主持人”當然是偏向王安石的天子趙頊。

    “……陛下,千年以前,漢武帝聽從桑弘羊的建議,推行兩行均輸法,結果導致大漢物價飛漲,致使百姓生活艱難,怨聲載道,從此埋下了大漢走向衰落的禍根,如今我大宋正在重蹈覆轍。”韓琦作為舊黨的終極大佬輕易不會發言,此時作為舊黨辯論主力的是和王安石同為參知政事的文彥博,口辯之才同樣是天下最頂尖的,非常清楚什么話能夠讓天子害怕和擔憂。

    果然,文彥博這話一說,坐在龍塌桌案之后,高高在上的天子趙頊便臉色一變,輕喝道:“文愛卿何出此言?”

    趙頊是真的又驚又怒,他知道文彥博一直反對變法,可是借漢朝舊事,暗示大宋如今因為推行均輸法已經走向衰落,這未免太過了一點。

    趙頊雖然年輕,當皇帝也沒幾年,可他也知道,文臣在朝堂上最擅長之事便是語出驚人,夸大其詞,嚇唬天子和其他官員,這其實也算是一種心理戰。

    更何況趙頊和王安石對均輸法仔細研究過,認為均輸法只要推行下去,絕對是利國利民的好事,朝廷能夠省下銀子,國庫錢糧更加寬裕的同時,也能夠讓最下面的百姓少一些豪紳的盤剝。

    趙頊呵斥文彥博之后,不用他親自批駁,旁邊王安石便面色不變的厲聲道:“文相公只知其一,漢武帝時所推行兩行均輸法與我大宋推行均輸法大為不同,漢武帝窮兵黷武,國庫空虛,卻想遠征匈奴,所以便想法設法從天下百姓身上搜刮錢糧,自然是導致民怨沸騰,但我大宋所施行均輸法正好相反,是將不良豪紳和富商不義之財回歸國庫,散于百姓。”

    文彥博也是兩朝元老,雖然已年過花甲,明明老邁龍鐘,甚至皮肉都松弛了,但卻站得筆直,眼神犀利,十數年的高官之位讓他對年輕皇帝的呵斥根本沒有放在心上。

    至于王安石的駁斥,他只是冷笑不已,從唇縫中擠出的蒼老聲音,像極了茅坑里又臭又硬的頑石:“一千多年前,桑弘羊也是對反對他的朝臣這樣說的,但最后的結果是什么,還不是盤剝百姓、與民爭利。”

    翰林學士中排在第一位的是司馬光,文彥博將話說完,不等王安石辯駁,他立刻便站出來,對趙頊拱手道:“陛下,如今各大轉運司上交利銀一月不如一月,地方彈劾均輸法的奏折不斷,百姓因此飽受紛擾,可王安石對此樂此不疲,老臣以為他品德有虧,且一心邀功求賞,妄為人臣。”

    全場頓時一片死寂,不少人都一臉吃驚,司馬光這句話分明已經徹底和王安石撕破臉皮,這樣的話對文官來說已經是你死我活的結局。

    果然,王安石氣得渾身顫抖,趙頊臉色也變得陰沉起來。

    ……

    ……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安徽的快三今天的开奖号码